当前位置: 首页 > 动漫资讯 > 正文

著名连环画家贺友直与杭州动漫的不解之缘

彰化网 时间:2020-05-22 20:41:27 来源:禄邦资讯网

一年一度的中国国际动漫节即将到来,大家期盼之时,却也有遗憾。

因为,今年的杭州,我们再也见不到那个年迈而风趣,为漫画事业“鞠躬精粹,死而后已”的老先生。

3月16日,著名连环画家贺友直在上海逝世,享年94岁。而在一年前,第十一届中国国际动漫节“金猴奖”漫画组特别奖成为他一生中获得的最后的一个奖项。

3月23日下午,在上海龙华殡仪馆的1号大厅里,许多人来与贺老先生做最后的告别,中国美院的四位老师也来到殡仪馆,送这位亦师亦友的老先生最后一程。

老先生一身倾注于漫画事业,对动漫之都杭州非常喜欢,结下了一段不解之缘。

人物简介 贺友直

1922年11月出生于上海,为我国著名连环画家、线描大师。自学绘画,1949年起开始画连环画,在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工作。他从事连环画创作50多年,共创作了百余本连环画作品,对我国的连环画创作和线描艺术作出了重大贡献。

他创作的第一部连环画作品是1949年创作的 《福贵》。他的得意之作还有《白光》《山乡巨变》《朝阳沟》《连升三级》《十五贯》《小二黑结婚》《申江风情录》等。《白光》获第二届全国连环画评奖绘画一等奖;《十五贯》《朝阳沟》《皮九辣子》等均获全国奖。他在20世纪60年代创作的长篇连环画 《山乡巨变》 是一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作,真正将中国连环画带给世界。他为连环画开辟的“三小”——小动作、小道具、小情节的创作理念,替中国传统的白描、插图找到了独特的出路。

 最后一个漫画奖,在杭州获得

贺友直是特定时代造就的连环画家,一直以平实白描的手法致力于描摹人物造型、生活场景及总体构图。在他的笔下,连环画脱离了 “小儿科”而蔚为大观。

2015年3月,第十一届中国国际动漫节“金猴奖”漫画组的终评会上,专家们见到一件特殊的作品。

93岁高龄的贺友直老先生携漫画作品《哈哈镜:贺友直、沈寂画说百年上海滩》参选,大家看到的不仅是一幅幅风俗画,更可以借此追寻一个已经逝去的时代,令参评的香港漫画家蔡景东深深震撼。最终,老先生的作品获得了漫画组的“评委会特别奖”。

“老先生晚年还一直专注于漫画,尽管精力有限,仍坚持天天练习和创作。在杭州动漫节上获奖,他是很高兴的,在女儿的陪同下,亲自来领奖。”贺老生前的好友,现任中国美院影视与动画艺术学院插画与漫画专业教研室主任的陈敏老师说,1985年当时他还是美院附中的学生,那时就曾去听过贺老在南山路老礼堂开的讲座。后来两人接触多年,非常熟悉,他向记者透露了一段老先生领奖背后的故事。

去年来杭州领奖,也恰逢第二届国际大学生插漫画双年展。在开幕式上,贺老还是一贯地幽默风趣:“老汉今年九十有三了,属狗的,美院让我在开幕式上说点什么,是看得起我这条‘老狗’……”对美院的偏爱之心,溢于言表,令人感动。当时贺老的漫画作品也在其中一期展出,他兴致勃勃地和美院的中青年教师们进行了交流。

有趣之处不仅如此,贺老还向陈敏提了一个要求:在杭州,我不住别的地方,一定要住在美院。之后,就在艺术味很浓的中国美院转塘校区的“水岸山居”住了两天,每天都在校园内逛逛,看看学生的学习和作品展出。

“老先生和其他人就是不一样,西湖美景他不留恋,留恋的却是杭州的艺术气息。”陈敏回忆。

“漫画界的侯宝林”

贺友直老先生一直很喜欢杭州,尤其喜爱中国美术学院的艺术创作氛围,2010年后,他曾多次到美院做讲座,和美院的师生一起交流连环画创作的感悟和方法。2011年,老先生还把自己的原作送到浙江省美术馆,搞了多次展览。

贺老每次来美院,陈敏都在场。而贺老给陈敏的第一印象是一个性情中人,极重情谊。记得有一次陈敏和上海美协的陈琪先生、叶雄先生等同行和贺老一起吃饭,当时正值华君武先生去世不久。贺老在饭桌上谈起他和华君武先生的往事,当场潸然泪下,令人感慨。

在多次与贺老面对面的接触之后,让陈敏印象更深的是他的智慧和洞察力。贺老在待人接物的微小细节上充分展露了他的睿智。他会用不经意的一句话和一个小动作点穿对方的用意,让对方明白自己的看法、情绪和反应,但最后总会宽容地给对方一个台阶下。

他还特别喜欢和年轻人在一起,也没把自己当作老人,像个“老小孩”,说话风趣幽默,直抒胸臆。“他小时候吃过很多苦,是一个很平民化的人,但又是一位很风趣的老人。”

“可以说,他是漫画界的侯宝林,贺老的讲座很有意思。”陈敏评价说,他的作品也像人一样,视觉表达很有创意,从画中可以看出他对生活的观察和感悟,他的画作用丰富的细节展示了生活场景,记录了纷繁多彩的社会风俗,“他对生活观察得很细微,能让人从画中间体会到世态炎凉,看到复杂微妙的人性,体会到他对社会底层小人物命运的关注和同情。而现在年轻一代的漫画家大多比较注重形式。”

2010年,杭州的中国美院受文化部委托,举办了“漫画创作EMBA班——2010国家原创动漫高级研修班”,当年5月,贺老受邀来访做讲座。

“他当时已经89岁了,但是他站着讲课一上午,也讲得很开心。”陈敏说起当时的场景,依然怀着对贺老的敬佩之情。

杭报记者文化记者潘宁曾在现场采访,她评价贺老的讲座,“这个老人的杀伤力是很强的,是绝不会输给那些师奶杀手的。”

“听贺友直讲课的大都是年轻学生,在现场,年轻人拿着一台相机,不时对准焦距,把贺老毕恭毕敬地留存在他们的忆念里。但贺友直不买账。他说,现在大家条件好了,都有数码相机,而且都是单反的,但对于画画的人来说,这是害人的,我们画画的人,要借助两只手,其实用手已经是打折扣了,最主要的是看,要借助我们的视觉,要相信我们自身的视觉。”

2013年6月,贺友直先生作品首次整体亮相杭州,名为“谈情说爱——贺友直艺术展”,在浙江美术馆启幕。同年10月,贺老再次来到美院,和年轻老师交流。他讲了整整两个上午,从插画的技巧、手法、思路和出路到艺术表现和生活体验,从画家的学识和修养到插画与动画的关系等等,全方位地阐述了他对生活、艺术、人生的认知和体悟。“贺老觉得要从动画题材入手,立意要高,技巧是其次的,并且动画的视觉表述要有创意,他当时还举了很多例子。”陈敏到现在依然记得贺老当时在讲座上所说的内容。动画系的师生获益良多,并强烈地感受到他对业界年轻人的期待和对美院学子的殷殷之情。而贺老一直强调的“立意要高”,也会成为如今美院的年轻老师们铭记的教诲。

------分隔线----------------------------
禄邦资讯网